Living a Simple Life is a Happy Life

有饭吃,自由自在,就非常开心

关于货币的历史传说

| Comments

<人类货币史>

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27018212/

是的,人类社会发明了货币,但至今为止没有谁能宣称自己完全搞明白了这个东西。

可以跟< 三千年来谁铸币>以及< 货币的祸害> 结合起来读,这本书主要描述了历史上的一些货币趣闻,对其意义和作用倒也没有长篇大论,毫无疑问是谦虚明智的做法。

记录一些小tips吧:

==================================

历史上曾被用作货币的物品有:

● 贵金属制成的条状物(例如古代美索不达米亚、现代的国家中央银行)

● 盐[盐在北非、中国和地中海地区都是用于保存食物、增加风味的重要商品,曾一度充当货币;“salary”(薪水)一词源于拉丁词语sal,代表salt,意为“盐”]

● 牛[例如在古印度和古代非洲。“pecuniary”(金钱的)一词源于拉丁词语pecus,即“cattle”(牛);“capital”(资本)一词源于拉丁词语capita,即“head”(头);印度货币卢比源于rupa,即“head of cattle”(一头牛)]

● 奴隶(例如古罗马、古希腊、现代印度的部分地方)

● 可可豆、纺织物(古代墨西哥)

● 玛瑙贝壳(古代中国、马尔代夫)

● 珠子(用于非洲奴隶贸易)

● 羽毛(圣克鲁斯群岛、所罗门群岛)

● 犬牙(巴布亚新几内亚)

● 鲸牙(斐济)

● 巨型、难以移动的石盘[太平洋雅浦(Yap)岛]

● 刀或其他工具(非洲部分地区)

● 铁戒指和手镯(非洲部分地区)

● 铜棒[西非的蒂夫(Tiv)族]

● 啄木鸟头皮[加州腹地的卡罗克(Karok)人]

● 人头骨(苏门答腊岛)

● 赌场筹码[19世纪暹罗(泰国)的一些城市]

● 贝壳念珠珠串(美国殖民地)

● 烟草或库存烟草的收据(美国殖民地)

● 香烟(战俘集中营、战后的德国、现代监狱——香烟不受通胀影响,因为一旦价值暴跌,就会被人们立即使用)

● 碳排放信用额

● 二进制信息(例如比特币)

关于货币的那些字眼:

公元前300年左右,在罗马,铸币最初在朱诺·墨涅塔(Juno Moneta)的神庙里铸造。墨涅塔是负责庇护金钱的女神,墨涅塔也是“钱”(money)一词的词源。

贝类在历史上曾长期充当过货币的角色, 在汉字中,一般与钱财有关的字,全和贝有关:贡 财 败 贬 贩 贯 货 贫 贪 购 贮 账 贵 费 贰 贷 贺…; 在英文中,我们最熟悉的就是shell out了。

货币的起源:

在 1990 年代晚期,考古学家 Stanley Ambrose 发现,在肯尼亚大裂谷的一座石头掩体中,藏着一些用鸵鸟蛋壳和贝壳碎片制成的项链。他们用(40Ar/42Ar)的氩测年法,将项链的年代确定为至少 4 万年前 。在西班牙发现的动物牙齿串珠也可以被追溯到这个年代 。在黎巴嫩(Lebanon)也发现了位于旧石器时代早期的穿孔贝壳。最近,(预备作为串珠)的完整贝壳,在南非的 Blombos 洞穴被发现,可以推前到距今 7 万 5 千年前!

现代考古学所发掘的最早的岩画,当属阿尔塔米拉洞;距今35000年左右,这被认为是人类艺术的开端;而文字的传播就更晚了;从这方面来看,货币其实是人类最早的语言、文化乃至艺术开端。

铸币细节:

通读我们提到的这三本货币史,我们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细节:

早期中国的金属铸币都是带孔的,这很容易理解—古人需要用绳子串起来方便携带,所以我们的成语中才会有”腰缠万贯”这种词;而到了近代机制铸币,采用的是冲压铸币法,机器打孔导致良品率下降,而纸币开始风行,所以我们现代的硬币基本上都没有孔了;

国外铸币从古罗马时期开始,貌似他们的金银铸币没有打孔的习惯,这应该是铸造工艺的限制;

最有意思的是,能不能打孔,其实是筛选贝类货币的重要因素!早期的加工工艺粗糙,要求贝类有足够的坚韧度才能打孔,所以并不是所有的贝类都能做货币的;

英格兰在 17 世纪殖民美洲之时, 他们同当地的原住民交易,仍然入乡随俗,使用贝壳货币;有个描述特别有意思:

美洲的印第安人使用货币已有上千年历史,而且事实证明这些货币对初来乍到的欧洲人非常有用——就除了那些怀着 “印着大人物头像才是真钱” 偏见的人。最糟糕的是,这些新英格兰地区的原住民既不用金,也不用银,他们用的是生活环境中可见到的最合适的材料——猎物骨头中可长期保存的部分。具体一点来说就是用 venus mercenaria 等硬壳蚌类的壳做成的串珠(wampum),串成项坠。 -串珠项链。交易过程中,人们会点出珠子的数目、取出来并串到新项链上。美洲原住民的串珠有时候也会被串成腰带或其它有纪念或仪式意义的东西,表明财富或者对一些条约的承诺。-

这些蚌类在大海里才能找到,但这些串珠却远播内陆。美洲大陆的各个部落中都可以找到各种各样的贝壳货币。易洛魁人(Iriquois)从未到蚌类栖息地去搞过事情,他们所收集到的串珠财宝却冠于所有部落 。只有少数几个部落,比如 Narragansett 人,才精于制造串珠,但几百个部落(大多都是 狩猎-采集 部落)都以串珠为货币。串珠项链的长度有很大差别,而串珠的数量与项链长度成比例。项链也总可以剪断或串联形成与商品价格相应的长度。

呵呵,这就是项链的起源;今天我们赞美这种装饰品的华丽和艺术美感,其中有多少是从原始的”财迷崇拜”心理传承下来的呢?

另外,在货币上打孔将其穿起来这个动作具有深远的意义!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就是现在所谓的区块链技术—同样是用一个HASH值将所有的Block穿起来;人类历史发展了上万年,在电子世代重新发明一样东西,所考虑的事情同几万年前没有什么两样,这算不算是一种惊人的巧合呢?

关于货币的幻觉:

弗里德曼的<货币的祸害>同样是一本妙书,他开篇介绍的Yap(雅浦岛)的石币系统实在太有意思了;里面他记述了人类对于财富的度量其实不过是一种幻觉!这种幻觉的顶峰,无疑是现代的黄金储备系统。

我们都知道世界上最大的金库是在 下曼哈顿区(或者翻译为“曼哈顿下城”)街道下方80英尺深的地方,属于美联储;各国的财富都储藏在这里;<货币的祸害>中记述了一个不可思议到可笑的故事:

1932—1933年,法兰西银行害怕美国不再钉住金本位,不再按一盎司黄金兑换20.67美元的传统价格兑换黄金。于是,法兰西银行要求纽约联邦储备银行将它存在美国的大部分美元资产,转换成黄金。为了避免将黄金装船从海上运走,法兰西银行要求联邦储备银行把黄金存到法兰西银行的会计账簿上。作为一种回应,联邦储备银行的官员来到了金库,将与那笔资产等量的金锭放入了另外几个抽屉中,并且在这几个抽屉上贴了标签或是做了记号,以表明这个抽屉里的东西是法国的财产。这样,这些抽屉就像德国人在石头上做标记一样,也有可能“用黑色笔画一个十字”来标记。

后来的结果是,财经报纸用头条报道了这件关于“黄金的损失”以及对美国金融体系的威胁等等诸如此类的消息。美国的黄金储备开始减少,法国的黄金储备则在增加。市场认为美元走软,法郎走强。这种因法国向美国兑换黄金而造成的所谓黄金流失,是最终导致1933年银行业恐慌的众多因素之一。 联邦储备银行的看法,即由于在自己的地下室里的抽屉上做了一些标记,美元就处于一个疲软的货币地位,与雅浦岛民的看法,即由于别人在他们的石币上做了一些记号,他们就变得比以前穷了,不是异曲而同工吗?或者说,在法兰西银行的看法与雅浦家族的信念之间,即由于3000多英里以外的一个地下室里数个抽屉上的标记,法国的货币地位即增强了,与由于数百英里以外的水底下的一块石头,雅浦的家族就富裕了的看法之间,有什么真正的区别吗?就此而言,有多少人会对我们认为现存的构成自己财富的大多数东西,具有实实在在的确切的把握?我们所拥有的多数似乎是财富的东西都记录在银行的账簿上,财产要由一张称为股票的纸来确定。

货币是一种神秘奇妙的发明,它关乎信用、权力、与时间的博弈,人的幻想,秩序,疯狂,稳定,跟我们的社会紧紧缠绕在一起。

引自:

https://nakamotoinstitute.org/shelling-out/

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30426677/

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186087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