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ing a Simple Life is a Happy Life

有饭吃,自由自在,就非常开心

自由交易创造财富?

| Comments

有人调侃说,这世上有些事人人都觉得自己懂:音乐,政治,和经济。

看看股市里面各种股评家就知道了,感觉人人都是斯密再生,什么不可能三角,反身性,蓄水池,M0 M1 M2,做空美国,汇率战争……纵论世界经济大势,舍我其谁。

作为一个财经盲,听到人家谈论这些话题的时候完全是一脸懵逼,智商失联;为了提高一点点可怜的交际能力,近期恶补一番《国富论》。

于是,我由文盲晋级到小白,Level+1。这里记录一下小白的瞎想:

斯密全书反复强调的一个观点: 分工和自由交易可以创造巨大的财富

分工创造财富

书中开篇就举了一个例子:

以前一个工匠一天最多做几十枚铁钉。但是在一个现代化工厂中,一天则可以生产几万枚。之所以有如此大的提升,原因就是进行了细致的分工:

有的人负责把铁熔成铁水,有的人负责把铁水抽成铁丝,有的人负责把铁丝斩断,再有的人负责把铁丝磨尖,另外有人把头给打出来,这个流程每一个人都特别熟悉自己的哪一个非常小的环节。这种分工协作,让每个人都对自己的这一个环节特别熟悉,生产效率得到了上百倍的提高。

斯密观察到了这种现象,专业分工可以极大的提高生产力、创造财富——这个结论在今天已经成为常常识,在中学的课本上我们就对其耳熟能详。

自由交易创造财富

交易创造财富呢?

这一听好像是非常违背常识的事情。我们的吃穿用度,都是劳动人民辛辛苦苦用汗水换来的,是生产活动创造了财富;

而交易,无非是投机倒把,更甚者,那些金融掮客们,不事生产,不辨菽麦,怎么能说他们创造财富呢?一批金融人士和股民集体中枪中….

斯密先生是如何解释的呢?他在分工创造财富的基础上继续追问,是什么促成了专业分工这种生产方式?

他进一步分析,得出结论:专业分工是基于庞大的、自由的市场交易。

一是市场得庞大,二是交易得自由:

如果在某一个闭塞的小地方建立一个工厂,每日生产几万颗铁钉,铁钉是卖不出去的,因为一个人一年只需要五六根——市场不够大。市场不够大,高密度的分工就不会出现。这就是资本主义国家总是想打开封闭国家的大门的原因。

市场够大了,但是如果交易不自由,被各种限制,也不行。当时的欧洲,还存在封建割据。商人要把一个东西从英国卖到德国去,中间要穿过几十个封建小国,过一个关,收一道税,“通关文牒”上密密麻麻盖满了章。而且有些产品还不让过,严重阻碍了交易自由。这样,高密度的分工也不会出现。

当时的欧洲,还流行封建行会制度:不能说你有技术,能做鞋,你就开店去做鞋了!得经过行会批准,否则就是非法经营,就砸你的店。而且工人也不能自由跳槽,你跟了一个师傅,就像拜师学艺,不能说这个师傅对你不好,你就另找一个师傅!那不行,那是违背“道德”的。

这种“道德”和封建制度的枷锁,对生产力的束缚是非常之大。

不只是普通商品需要自由交易,土地、资本、劳动力等生产要素,也都应该可以自由交易才行——交易自由是基本的人权。

“交易”在大部分人的直觉中,只是转移、交换,财富是不会增加的。其中的秘密是什么呢?

斯密提出了一个非常著名的悖论:

空气和水对于我们非常重要,却几乎是免费的,黄金钻石属于非必需品,没有它也能照样生活,却贵得要死。

衣服比较需要,价格比较便宜,汽车不一定需要,价格相当昂贵。你会发现越是你不需要的东西,价格越贵。

为什么会这样?

斯密想:是什么决定了物品的价值?

他开创性地提出了使用价值(用值)和交换价值(换值)的概念:用值高的东西,换值可能很低,用值低的东西,换值可能很高。

后来有了”边际”概念之后,后人发现,换值其实就是边际用值。

水的用值非常高,但在喝了5杯水之后,再多喝一杯的用值则非常低了,喝到你不想再多喝一口!其边际用值非常低。

  • 一只画笔,在放羊娃的手里一钱不值,但到了齐白石手中,丹青妙笔下的画卷价值万金;

  • 一亩鱼塘,游牧民族不屑一顾,江南农民眼里可能就千金不换;

而这些资源,天分是老天爷随机配比的,每个人都不可能生下来物尽其用、才尽其用、各得其所;更何况一个人的境遇、天然的环境是时时变化的,齐白石也可能拿不动笔,骑马的汉子也可能会娶江南的姑娘,他也需要一亩鱼塘来养家糊口;于是便产生了交易;

财富的本质,源于”资源的有效配置”,就是有效的交易;资源可以是自然资源、天分、知识、美貌等等一切有人看重的东西;

当交易无时无刻不在发生,那么价值就无时无刻不在创造。

交易创造财富!

这种自由交易的机制,不需要有人去刻意安排,也不需要刻意维持和鼓励。只要你不去人为地打压,它就会如野草般自己生长。

原因何在呢?斯密先生的解释是:

很多时候,一个人会需要兄弟朋友的帮助,但假如他真的要依靠他们的仁慈之心,他将会失望。倘若在需求中他能引起对方的利己之心,从而证明帮助他人是对自己有益的事,那么这个人的成功机会较大。任何人向他人提出任何形式的交易建议,都是这样想:给我所需要的,我就会给你所需要的——这是每一个交易建议的含义;而我们从这种互利的办法中,所获的会比我们所需的更多。我们的晚餐可不是得自屠夫、酿酒商人,或面包师傅的仁慈之心,而是因为他们对自己的利益特别关注。我们认为他们给我们供应,并非行善,而是为了他们的自利。

所以,每个人都会尽其所能,运用自己的资本来争取最大的利益。一般而言,他不会意图为公众服务,也不自知对社会有什么贡献。他关心的仅是自己的安全、自己的利益。但如此一来,他就好像被一只无形之手引领,在不自觉中对社会的改进尽力而为。在一般的情形下,一个人为求私利而无心对社会作出贡献,其对社会的贡献远比有意图作出的更大。

这样看来,一个有意思的推论就产生了:

某些财富可能不过是一种幻觉!!

我们所看重的东西,所谓的财富,不管是我们的衣食住行实实在在的实物,还是音乐文学绘画等等精神产品,建立的基础是人们的需求。而人们的需求并不是万古不变的:

比如美学产品,很难说几千年后毕加索的作品会有何种评价;或者科幻一点,将来有了可飞行的汽车,市中心的房子能有多大市场……

说的更唯心一点,劳动人民不过是在一种精神层面需求的驱动下生产的,财富的第一创造驱动力来自于交易。

D(t) > 0;交易创造财富;

简明版本的解释就是:

  • 人们喜欢吃梨子和苹果,于是培育了果树

  • 我喜欢吃梨,但是家里只有苹果树;你喜欢吃苹果,家里只有梨树

  • 我拿苹果换梨子,需求满足++,创造了财富

为什么会有人限制苹果换梨子

既然自由的市场是最好的,为什么政府还会有种种管制行为呢?为什么还会有贸易战呢?再进一步,为什么需要政府插手经济呢?

  • 自由市场是会崩溃的。

16世纪后期的荷兰,出现了发达的商业贸易。但也是商业贸易,促成了“郁金香泡沫”的爆发,这是有史记载的第一次金融泡沫。

从16世纪中期到17世纪初期,人们逐渐对郁金香产生了狂热。一些郁金香珍品被卖到了不同寻常的高价,富人们竞相在他们的花园中展示稀有的品种。1635年,一种叫Childer的郁金香品种单株卖到了1615弗罗林(florins,荷兰货币)。一株这玩意,就能换3头公牛。第二年,一株稀有品种的郁金香(当时荷兰全境只有两株)卖到了4600弗罗林的价格,除此之外,购买者还需要支付一辆崭新的马车、两匹灰马和一套完整的马具。

但是,所有的金融泡沫,正如它们在现实世界中的名字所喻示的那样脆弱。这个因为自由交易而导致的泡沫,最终崩溃了。

正常交易创造了财富值100,人的贪婪本性注定了有人想要攫取财富值1000;于是有了欺诈和恐惧,于是有了管制;国家也是一样的,总有一些国家更加贪婪,或者说每个国家都会更加贪婪,它们之间也会有恐惧和欺诈,于是诞生了贸易战。

  • 自由交易的市场能创造出一切东西,唯独不能创造市场本身

一个公平的环境需要信用,目前为止,人类历史更迭,尝试了无数种办法,能维系信用的唯有暴力;这促成了国家的诞生。国家一定要用暴力来维护市场。

人类财富的创造源泉,最终由交易推导到了信用

让我们谈谈区块链(blockchain)吧

我是非常不愿对这个东西夸夸其谈的,因为卷入这个场子的人,在我看来,就像美国大淘金时代一样,小偷、骗子、强盗实在太多。

好吧,我也一样,自以为悟到了一些东西就来夸夸其谈,大家当成笑料听听就好,不用当真。

区块链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找到了这样一种工具:它维系市场,超乎暴力之上

区块链是信用的承载。让我们这样想象:

来源于名为Bitcoin的信用之水,得益于早期信徒的开采维护,汇集成了一条小溪汩汩向东流去;

一路上有更多的信徒创造更多的信用,合力汇集为一条名为blockchain的大河,滚滚东流;

这条大河是最终到达信用之海,创造出一个超出暴力之上的信用汇集而成的新市场;还是因为没有更多的信用注入,逐渐干涸为沼泽,沦为一个庞氏骗局,没有人能预言。

不过可以这样推想,信用是个很神奇的东西:它无法定量计算,但是社会上产生的信用多寡又是如此明显;人人都知道一个正直的人创造的信用值肯定大于一个骗子;同理,同样的人口,一个民风淳朴的国家创造的信用肯定大于索马里人民的信用值;

最神奇的,一个人可以创造的信用没有明显的上限;信用也可以由一代代的人无限创造;相对的,信用也可能不断损耗,最终趋近于0。

我们所景仰的奥马哈先知曾多次强调:比特币是老鼠药的平方。

当区块链上承载的信用量不再增加的时候,就是一朵郁金香。奥马哈的先知此时是对的。

当区块链上承载的信用无限增加的时候,就是永不终结的市场。当然这个概率有多少,没人能预测。

回到未来

让我们掏出水晶球,冒险预言一下blockchain的未来:

  • 初期

就像早期大淘金时代一样,这个市场会充斥骗子、小偷、强盗、投机家,以及一些英雄人物;但还是摆脱不了庞氏骗局的帽子

正如我们前面所强调了,区块链是一条信用之链,而且目前维护这样一条链的代价及其昂贵;

既然是如此金贵的资源,那么最初利用它做什么呢?有什么东西是信息量无限小,价格无限大呢?

我们把能想到的领域排排坐:

1.铸币权

2.投机博彩传销

3.洗钱

4.黑市

5.国际汇款

6.券商承兑,金融产品

7.法律公证等等一切需要用到公章的地方

8.版权、数字营销、保险、电子证据、物联网、供应链、积分共享、征信、公益、游戏道具等等PPT概念产品

9.工业能源政务医疗衣食住行阿猫阿狗等等忽悠

……

目前占大头的应用是什么呢?上面的诸家应用能在什么阶段落地呢?

是不是看出来有些东西永远不能落地,为什么呢?

大家自有分辨。

  • 早期

一个国家金融业完善发达,一个国家还处于一穷二白,谁更需要所谓的数字货币,所谓的区块链呢?

与直觉相反,我认为将来比特币会在中东这种政治动荡之地,拉美这种经济动荡之地,非洲这种一穷二白之地发挥巨大作用;

对于其它经济体,肯定会抵制、再抵制,直到无可奈何,开一道小口子,让其在外贸领域有点活命的机会;或者说,比特币是永远不能登上主流舞台的,它只能跟投机、黑市、国家破产等等联系在一起。

那是不是说,这个技术就没有前途呢?就等着各国纷纷禁止,然后戳破泡沫,价格归零呢?

  • 中期

不是的,它是一项非常非常危险的创造,潘多拉魔盒一旦打开,无法关闭。数字货币的生命力可能会超过许多国家的寿命,成为新时代的黄金,但是是一种不能为国家所容忍的黄金。

所以,这个泡沫会 破灭->复兴->破灭,不断的循环下去,投身于其中的人会越来越多;

这是一个泡沫,但是可能会持续几十年甚至超过国家的寿命,也可能一夜归零后,等待几年甚至几十年才能有下次复兴;

blockchain本质上是一项跟国家抢夺铸币权、抢夺信用定价权的技术,它从根本上动摇了国家的根基,所以可能会出现绝大多数国家联起手来,共同封杀这项技术的一天。

  • 后期

    • 究竟是人类的贪婪占据上风,信用之河就此干涸成为沼泽,最终作为最大的郁金香泡沫永载史册呢?

    • 还是一小撮信徒自诩为摩西,或者卫星上天,或者公海游弋,或者开疆裂土,建立一个信用自由港呢?

    • 还是开天辟地,超脱国家和暴力,成立一个新的信用市场呢?

唯有时间能给出答案。


PS: 神遭遭瞎扯了这么多,其实我是被Bitcoin Core的闪电网络的代码搞烦了,我怎么也理解不了;

理解不了的东西让我对他的安全性产生重大怀疑,我能创造的的信用值直线下降;

市场动荡之际,我投入BCH阵营了;好吧,这一次我是个投机者了,Maybe将来很悲惨,所以回到未来记下这一惨痛投机教训。


PS: 2018-12-17 更新,投机很快被打脸;一个中心化的东西果然没有办法让我放心;现在我又能读懂闪电网络的代码了,于是BCH持仓再度切换到BTC。按照算力/价格比,这次切换损失了30%,非常惨痛的教训。

  • 在我最初换仓BCH的时候,是因为闪电网络的复杂;复杂性是安全性的天敌,我因为不了解它,就去研究其它技术
  • BCH的代码没有做多大更改,大区快扩容是简单即得的东西,人天生被简单容易理解的东西吸引,因此我认为BCH的发展前景非常广阔
  • BCH短时间内吸引了20%的算力,并且活了下来,而POW系统就是算力为王,让我有了误解
  • 从这两年的发展来看,去中心化越来越像是一个乌托邦,这个实验会走向何方,不可预测

  • 失误1:是愿景,比特币的愿景是储值,其他任何币种、任何区块链技术的愿景都是实现各类应用;而任何应用的愿景都远远小于储值。

  • 失误2:是稳定度。黄金的唯一优势就是它的无用;扩展一类应用的用途是无上限的,技术的进步也是无上限的;但是愿景的改变是任何技术进步都无法抵消的。

  • 失误3:我现在仍旧不能对大区快扩容以及闪电网络扩容的正确与否做判断,还是在不断学习中。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