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ing a Simple Life is a Happy Life

有饭吃,自由自在,就非常开心

云计算的诞生

| Comments

有一个很经典的问题: java和javascript是什么关系?

然后小伙伴们是这样回答的:

  • 人民政府和为人民服务的关系

  • 对象和对象的关系…

  • 老婆和老婆饼的关系

  • 苹果和苹果手机的关系

  • 卡巴斯基和巴基斯坦的关系

  • 印度和印度尼西亚的关系

  • 黑客和博客的关系

  • 北大和北大青鸟的关系

  • dog和hotdog的关系

  • 人民和人民大会堂的关系

  • 天真和天真热的关系

  • 梁山和梁山伯的关系

……

怎么样,同志你是不是对他们的关系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呢?

我只能说,在计算机工程领域,话语权没有掌握在傻写代码的码农手里,他们顶多就是个苦力外包民工;真正主导一门技术发展的,是天才的营销人员,尤其是:擅长起华丽的名字的那波人。

来来来,这只是一个引子,让我们来唠唠一个非常非常火爆的科技名词,只要这个词从你嘴里说出来,立马就能将你加成为拳打比尔盖茨,脚踢苹果谷歌的霸道总裁,引起台下众人的谜之膜拜。— 云计算(Cloud Computing)

不过,这个词是怎么来的呢?

懵懂岁月

云计算和Cloud Computing这个词原本在中文和英文中,都是不存在的。Cloud Computing作为一个单词,在2006年之前在英文中并不存在。2006年前后,CloudComputing这个单词开始偶尔出现。2007年末,Cloud Computing出现的频率迅速增加。2008年初,Cloud Computing在中文中开始被翻译为“云计算”。

有人将云计算的基本思想-共享资源,往前推到1955年。单词“人工智能”的发明者、计算机科学家John McCarthy提出了“time-sharing”理论,即不同的用户复用、分享一台计算机。那是大型主机的年代,不同用户可以通过终端使用同一台主机。到了七十年代,有了被称之为虚拟机(Virtual Machine)的东西,IBM做的。即每个VM在逻辑上拥有独立的内存、处理器,但共用同一台服务器硬件。

而云计算的基本思-公共信息基础设施,可以追溯到上世纪六十年代。当时,在较广泛的范围讨论过computing utility。

John McCarthy,还是上面这个科学家,说计算机应该形成一个公用基础设施-computer utility,就像电话网络那样。原话是这样:

“If computers of the kind I have advocatedbecome the computers of the future, then computing may someday be organized asa public utility just as the telephone system is a public utility… Thecomputer utility could become the basis of a new and important industry.”

1965年4月30日,美国电报公司Western Union发布了一篇战略计划文档,提出建立计算基础设施“computing utility“:一个全国性的信息基础设施,让订阅者便宜、高效、迅速地获取所需的信息流,以便创建商业业务和其他东西。

初试啼声

1995年,SUN公司提出了“Network Computer”,将当时的PC简化,以降低硬件成本,客户端的计算机具备很少的固化软件,其他的系统软件和应用软件从网络下载。Network Computer的软件不是机器代码,而是一种通用的中间代码(如Java bytecode)。

Technology Review的Fechar janela认为是George Favaloro和Sean O’Sullivan最早使用cloud computing这个单词。

1996年,那还是Netscape的年代,在康柏(Compaq Computer)的办公室里,一群技术管理者在讨论互联网业务的未来时,称之为“cloud computing”。这群人的战略颇有先见之明。他们认为,不仅所有的商业软件都会转移到网络上,而且“cloud computing”驱动的应用,比如用户文件存储在网上,也会普及。对于当时在房间里的康柏市场主管George Favaloro,和年轻的技术专家Sean O’Sullivan来说,云计算的主意将意味着与以前不同的收入。对康柏来说,这是一个每年20亿美元的生意,卖服务器给互联网服务商。

在1997年5月,美国公司NetCentric试图将“Cloud Computinig”申请为商标,但在1999年4月放弃了,专利号75291765。NetCentric当时准备用这个商标来进行教育服务,比如课程和研讨会。NetCentric当时正在与康柏进行一个商业计划,计划中大量使用cloud computing这个单词,并且对其的描述与后来有很多相似之处。

O’Sullivan的创业公司正在与康柏谈判一笔500万美元的投资,而Favaloro刚被康柏委任负责互联网服务商业务。在他们的计划书里面,有这样的业务构想:用户用18.5美元购买37分钟的视频会议,用4.95美元购买253MB网络存储,3.95美元看一场泰森的拳赛。

NetCentric准备做一套软件,能让ISP(互联网服务商)们实现和对数百甚至数千个这样的服务进行收费。他们称之为“‘cloud computing’-enabled applications”。当然,康柏将在方案里卖硬件。Favaloro 和 O’Sullivan谁最先说出cloud computing已经不可考了,因为两个当事人回忆不起来这个单词被说出来的准确时间。

他们两都同意cloud computing被创造出来,是作为一个市场营销词汇。那时,电信网络已经被用cloud来;在工程图里,一朵云就代表网络。他们需要找一个广告语,将快速发展的互联网机会与康柏的业务联系起来。Favaloro说“计算是康柏的基石,而那朵朵云正快速发展,我们需要把两者联系起来”。

他们的业务并不好,NetCentric也在失望中放弃了这个业务,转而推广互联网传真服务,但是最后关门了。O’Sullivan说“我们窥见了一个机会,但我们最终没有推出大量的云计算应用,这些让我难以忘怀”。

浮华人世

2001年,纽约时报的JohnMarkoff,写了一篇Dave Winer对微软新的.net服务平台Hailstorm的负面评价时,使用了“cloud’ of computers”一词。Hailstorm当年,被设计为整合各种设备、数据和服务,为用户提供简洁、实用的计算方案,但受制于当时的技术和应用环境,Hailstorm并没有取得成功。可以看成是Windows Azure的祖先了。

2006年8月9日的战略大会上,谷歌CEO施密特在与Danny Sullivan对话时,谈到广告和互联网时有一段原话:

What’s interesting [now] is that there is anemergent new model, and you all are here because you are part of that newmodel. I don’t think people have really understood how big this opportunityreally is. It starts with the premise that the data services and architectureshould be on servers. We call it cloudcomputing – they should be in a “cloud” somewhere. And that ifyou have the right kind of browser or the right kind of access, it doesn’tmatter whether you have a PC or a Mac or a mobile phone or a BlackBerry or whathave you – or new devices still to be developed – you can get access to thecloud. There are a number of companies that have benefited from that.Obviously, Google, Yahoo!, eBay, Amazon come to mind. The computation and thedata and so forth are in the servers.

施密特大概是第一个说出cloud computing的公众人物,并被大众媒体报道。但是,很可惜,它用这个词是为了解释互联网,用cloud computing来指代服务器-浏览器架构中的服务器。这是一种当时已经存在的技术和架构。特别的,施密说这个词时,特并不是在指一种新的技术、产品、服务、商业模式。

但真正让云计算落地的商业产品——亚马逊AWS EC2,即ElasticComputing Cloud,在施密特参加搜索引擎战略会议会议两周后,2006年8月24日上线,沿用了以前将Cloud指代服务器集群的含义和说法,在其新闻稿里也没有提到Cloud Computing,而是这样描述EC2和S3:Amazon Elastic Compute Cloud (Amazon EC2) is a web service thatprovides resizable compute capacity in the cloud. Just as Amazon Simple StorageService (Amazon S3) enables storage in the cloud, Amazon EC2 enables “compute”in the cloud.

彼时,亚马逊等还不认为Cloud Computing是一个单词,仍然用Cloud指代服务器集群。亚马逊虽然已经在2006年3月13日推出了简单存储服务S3,并在8月24日推出了被后来看作是云计算产品真正到了的EC2,但亚马逊和当时的业界并不认为Cloud Computing是一个单词。

到此时,亚马逊还没有使用Cloud Computinig这个单词。而且亚马逊用来命名和描述其EC2产品的用词Computing Cloud 或者“compute” in the cloud与当时在一定范围内存在的说法并没有不同。Computing Cloud也好,“compute”in the cloud也好,与施密特的Cloud Computing在技术上并没有本质不同。

EC2最大的不同是,它是第一个让“compute” in the cloud商业化的产品,是第一个把让公司外的用户能够“compute” in the 亚马逊的cloud。施密特的Cloud Computing停留在技术架构层面,而且指的是一个公司内部从浏览器到数据中心的“compute” in the cloud。

谷歌在营销上开启了cloud computing的序幕,亚马逊AWS EC2 在产品和商业模式上开启了cloud computing的序幕。

一锤定音

云计算的概念在2008年2009年经过无数先驱的创造、争论、整理,才形成了如今比较统一的概念和认识。

2011年9月,NIST(美国国家标准与技术研究所)发布了最终版的《 The NIST Definition of Cloud Computing》,标志着云计算定义的争论已经平息。这是一个兼容并包的、标准的云计算定义,总结了市面上所有云计算服务的通用特征。

事后诸葛

自从云计算诞生起,就不乏反对声音。比如Oracle的埃里森斥责云计算是胡言乱语,当然后来变成云的粉丝。百度CEO李彦宏称云计算为新瓶装旧酒,同时发明了框计算,当然,2015年亚马逊发布财报后,又决定搞一下云计算。

更多人,只是把云计算当成广告语,能贴到产品上去就好。云计算都没有拒绝,知道云计算被泛华为基于互联网的任何企业或个人服务。

这似乎回到了起点:云计算就是互联网,或互联网服务的服务器部分。

有人事后诸葛亮了:转了一圈,这云计算不还是互联网嘛,我当时就这么说的。

云计算在大部分时候,确实只是一个营销术语。但不幸的是,它不仅仅是一个广告词,它背后的本质、创新、技术、战略代表了一个新时代的开始。

一声叹息

有人创造了一个新单词新概念,却一无所获,有人无心插柳被人贴上标签,却赚的盆满钵满,怎么就这么不平等呢?

在笔者上学的时候,系里面有个教授数据库知识的专业老师。这位老师的特点非常明显,上课打开PPT文档,从设计原理到历史段子,滔滔不绝,绝对引人入胜。

在一个学期的最后一堂课上,我记得这位老师为了来一把实践,打开Win2000 SQL server,想要敲一个join的嵌套查询语句秀一下,悲剧的是电脑就是不给面子,折腾了半个小时总是报语法错,最后他只能尴尬的回到PPT讲学模式继续。

从此,我对哪些满口浮华词汇的人抱有深深的怀疑。

广告和产品谁更重要

在商业的世界里,真相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利益在哪里。

现在想来,这位老师早已深得无招胜有招的真谛。当你能通过PPT创造世界的时候,何苦亲自动手呢?有一批傻傻的码农们帮你干活呢!掌握利益才是关键!

这个词给我们启示就是,在某个情形下,创造出一个名词的力量,远远大于产品本身。营销也是产品的一部分—很多时候是最重要的那一部分。

传说在蛮荒的魔法时代,创造一样新事物的办法就是为它想一个好名字,掌握这项技艺的人被尊称为巫术大师。

少年,我想说,下次听到这样的宣传,先不要急着笑,要看看它的利益在哪里,那位大师的目的何在?

朋友们,我们有一个划时代的产品,它的底层采用了人工智能技术,整合了整个股票市场100年来的大数据,并存储在区块链上,现在,我们有好几组顶尖专家看好的量化策略,正用强大的量子计算机做回归测试。更妙的是,整套系统采用光伏能源,并由石墨烯材料打造一个稳定的能量转换站,可以无限运行下去;现在,我们就等你们来投资数钱了,还等什么,马上拿起电话,拨打xxxxxx ~~~

引用:

http://www.infoq.com/cn/articles/romance-of-cloud-computing–part01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