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ing a Simple Life is a Happy Life

有饭吃,自由自在,就非常开心

读<价值平均策略>随想

| Comments

周末读了《价值平均策略》 这本书,又生出一些无厘头的想法,记录一下。

这本书短小精悍,通篇探讨比较了三种定投策略,并用1926-1990年的美股市场数据进行了回测。

首先大多数人都已经承认了市场是难以战胜的,择时择股是一种超能力,可望不可及。散户唯一的机会就是定投指数基金。定投规避择时,指数规避择股。

然后现在市面上充斥着各种指数增强策略,国外也被称为聪明贝塔基金之类的;在作者看来,这些策略天花乱坠,却远不如他在九十年代就总结的三大套路。

这三大套路相信每一个有投资经验的人都会自己有意无意实践过,但是作者将其实证主义,并升华到理论,就十分难得了。

等量份额策略

每月购买一定量的股票份额,无论股票(或基金,或其他任何投资标的)是什么价格,持有品种的平均购买成本就是投资期间的市场平均价格。

币值平均策略

每月购买固定数量资金的投资标的,不管市场价格如何变化。

价值平均策略

一种更具弹性的公式化投资策略。价值平均策略关注的不是每月固定投入多少金额,而是每月投资标的的市值固定增加多少。

举个例子来看:目标不再是基金定投1000/月,而是基金市值固定增加1000/月。1月买入1000元基金;2月市场下跌,当月基金市值800元,再买入1200元,确保目标市值达到2000元;3月市场上涨,当月基金市值2750元,再买入250元即可;4月市场继续上涨,当月基金市值4363.63元,超过目标市值,赎回363.63元的基金

这种策略就是币值平均策略的加强版,其逻辑就是跌的多就加仓,涨的多就少买

对比

首先三种策略都是保证了纪律性,这是定投的最大优点。

然后收益回测基于不同的时间点和时间段肯定会得出不同的结论,作者在做了非常精细、大量的比较后,从总体概率上得出结论

短期(1-5年)

完全无法预测,三种策略互有胜负。从胜率上来看,价值平均策略>币值平均策略>等量平均策略,因为相差实在不大,我认为这种统计上的结论缺乏可信度,可能只是一个随机游走而已。

中长期(>50年)

从胜率上来看,价值平均策略>等量平均策略>币值平均策略。为什么等量平均策略会胜于币值平均策略呢,是因为通胀的影响,越是后期,同样的价格买到的资产份额越来越少,这个时候等量平均策略的优势就显现出来了,它能够跟随通胀调整投入资金,就会跑赢币值平均策略。

通胀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等量平均策略在一个通胀的社会中显现优势,那么如何增强其它两种策略呢?答案是引入一个通胀因子,每年对投入的资金额或资产标的额做微调,这样其它两种策略就能稳稳胜过等量平均策略了。

通缩社会,道理也是一样的。

这么简单看来,等量平均策略因为每次需要的资金量不能准确的预估,在中长期投资方案中就有劣势了。

下面我们再来看看币值平均策略和价值平均策略。

首先说结论,作者的回测中,价值平均获胜的概率是优于币值平均的。想想道理也很简单,就是市场下跌的时候,价值平均买的更多,市场上涨的时候,价值平均策略买的少一点,这样整体成本会低一点。另外,除了像币值平均策略设定止盈点,价值平均策略还相当于是每次定投的时候也设立了一个弹性的止盈买入策略,所以表现好理所当然。

但是,价值平均策略有两个明显的缺点:

  1. 定投后期,市场大幅下跌的时候,可能一次定投需要的资金是以往的几十倍计算,这样对资金流、人性考验非常大

  2. 如果是一个非常非常大的牛市,每次定投的止盈买入限制反而会拖累总体收益;比如像数字货币这样的标的,市场波动非常大,如果在后期扛不住,那就前功尽弃了。

  3. 总结下来,如果你是一个资金流非常充裕,精于计算,心理承受能力强的人,宜选择价值平均策略。

  4. 如果你是个稳健主义,投入的资金流已经算好了,并且对于市场波动承受能力差,宜选择币值平均策略

  5. 如果你认为自己的定力是万里挑一,投资的品种是茅台或者格力这样的万里无一的标的,可以在上涨的时候执行币值平均,下跌的时候执行价值平均,总之就是尽可能买买买。

ToolTip: 在我看来,定投的最大优势就是用纪律来战胜人性,大部分人的定力并不像是自己想象的那么好,所以我认为币值平均策略是一个更大众稳妥的策略。

最后加上我们前面提到的通胀因子,可以每年提高一下定投金额,这样基本上就是一个稳健的投资策略了。

当然有更多的因子和手段可以加入,比如投资A股,在选定一个策略基础上,可以参照PE、PB、ROE等等等等去设置每次投资币值,每次投入设置一个上下限等等,这个因人而异,没有绝对真理。

止盈

不论哪种策略,止盈都是关键;盈利十倍没有止盈也是浮云;看看A股市场的历史过山车就知道了,现在可选的流派一般是且战且退:

  1. 盈利>50%了,撤退50%资金

  2. 盈利又>80%了,再撤退20%资金

  3. 盈利翻倍了,跑路

等等等等~~~

当然以上都是比较成熟的市场里面的回测表现,我把这些理论套用在比特币这样的历史数据回测中,发现哪个策略都影响不大,关键就是止盈。

因为这种市场的波动太巨大了,一波突如其来的泡沫会让人手足无措。用币值定投,期望收益50%,从2013-01-01开始,最长的达成实践大概在430天,最短只有1.5天;如果2013年8月份泡沫期起定投了4年,一直到2017年3月份,收益>400%了,问题是根据研究,能一直承受100%的波动,并等到400%收益的人,万中无一。更可怕的是,如果你拿到2017-12,收益超过2000%;

所以不用抱怨,在A股市场上,涨跌十倍的个股比比皆是;不用被哪些号称十倍百倍的收益的人蒙蔽了,大多数人就是在赌博而已,而且是很随意的赌博。

模拟策略

假设作为一个稳健的赌博选手,如果要去赌数字币,我们总结了种种策略之后,可以设计如下方案:

方案1

总纲

  • 总投资额永远不要多于总现金流的25%

  • 耐心是美德

  • 坚持纪律是保障

  • 只要买的足够便宜,最终一定能回本,但是注意不要买到毒气弹

  • 分批次操作,不要一把梭

入场

  • 要早,或者已经走完一个完整的周期,至少可以看清楚现在是在历史的哪个位置。如果现在看不清在周期的哪个地方,要耐心

  • 分成100次来投,每次1%,坚持币值平均策略

  • 不要怕波动,只要认清价值,一定会在25次之内有收获

  • 投资周期至少要覆盖这个市场历史波动的一个完整周期

止盈

  • 要在风险可控的情况下实现盈利

  • 分成六次来止盈, 每次盈利 10%, 20%, 40%,80%, 160%, 320%的时候出清

  • 分成六次来止盈, 抛售的时间要覆盖半个周期,中间有波动的时候,比如以一次抛售盈利10%,但周期内没有到20%,不要恋战,10%已然很高

撤退(万不得已的时候)

  • 首先不要怕波动,只要认清价值,一定会有收获

  • 不要一次撤退,要边打边撤

  • 分成五次来撤, 每次损失 10%, 20%, 30%,40%, 50%的时候撤退

用上面的策略做一下历史回测,发现结果是这样的:

基于以下历史数据(2013-02-11—2017—11-02)回测制定定投策略

每日定投$100,达到4%的点止盈回撤,平均定投周期为29.89天,最长盈利周期为487天,其中76.941%的概率会在30天内止盈。

定投最差的入市点是2014年中国政府打压市场时期,此时有几项注意

  • 第一次大跌是不要怕,一般会有离场的机会,但要快

  • 一旦离场,不要恋战,静候下次入场时机

  • 入场时间和出场时间是关键,这个数据要及时准确分析

  • 一次币灾2个月后,市场横盘,这个时候入场最安全

  • 最完美的定投时机永远是在市场下跌的时候

所以假设你是一个超级稳健派,在方案1的基础上我们再对细节进行修正,得到方案2增补条例

方案2增补

  • 经过统计,每次4%定投止盈是个合适的数字,另外我们的资金池来自于货基,也有一部分收益,IRR来计算,理想情况下,年收益会达到40%

  • 具体的交易时间需要进一步量化,采取早晚两段时间交易

  • 周期最长为500天,可动用资金为30w元,每日可定投600元,保守起见,第一轮定投先保证在500元/天,计算收益为5000 * 300 * 0.4 = 60000,验证此策略稳定后,资金可翻倍

  • 40天内4%止盈,在70天内5%止盈,在100天内8%止盈,250天内10%止盈,超过250天,根据历史经验看,我们中彩了,此时一般需要400天才能取得10%的盈利,所以推荐死扛至40%止盈;

  • 市场行情变动巨大时(测算定投回本周期越来越短),此时一般是币价接盘之时,当定投周期缩小至3天之内时是个绝对危险的信号,此时不论持仓如何,绝对不可开始新周期,如果此时无亏损,宜空仓

风险

  • 投入资金量的占比过大,会使判断力下降,以上计划最大投入资金为总资金流的30%,超过警戒线,但是从定投平均周期来看,并不多

  • 跑路风险,每5000元资产计提一次来规避

  • 归零风险,比如毁灭性BUG,币值归零

这个策略在尽可能规避风险的基础上追求30%~40%的年收益,并且我们认为时间控制在400天内。(当然真正的赌徒会说,你是在逗我?像这种郁金香市场,风险巨大,你才要个40%?! 我要百倍千倍,我全都要!)

少年,你写了很多量化回测程序,画了很多Excel曲线,得到了完美的回测数据,最后信心满满的上了这个策略,然后开始做梦,以上是不是看起来很美好呢。

以上全错,所有的策略都是投机,你只是在赌博而已

让我们再复习一下奥马哈先知的训诫:

  1. 如果能从历史推测未来,那么最富有的人都是图书管理员 (你在看着后视镜开车)

  2. 加密货币最后的结果是会很糟的,因为他们没有产生任何跟这个资产相关的价值。这没什么不对的。如果你想赌一把,明天就会有人来并愿意付更多的钱,这就是赌博的一种。这不是投资。它是老鼠药的平方。(你选了一个郁金香资产标的)

以上的方案有两个非常明显的特征说明你在赌博:

  1. 不管是哪个国家的股市,长久来看,年回报率总是趋近于ROE,也就是12%;这世上大部分的生意,ROE超过12%的少之又少;所以芒格才一直强调12%是个可以慢慢赚的钱;所以看到诸如400天、40%这样的字眼,毫无疑问就是赌博,连投机都算不上

  2. 所有用历史数据做回测的量化策略都是赌博;如果巴菲特是靠回测赚钱的,你也无法确认他是不是一个特别特别的幸运儿

只要是赌博,不论你赢了多少次,只要不离场,总会有黑天鹅来给你清零。

哈,我知道你肯定会反驳,理由嘛,可以写一本书哦。我有无聊的琢磨了一下,赌徒投机,人性使然;

当然也可以这么想,其实人活着这件事本身就是在不停的赌,科学的讲,我们活着的状态其实是一堆随机独立事件的集合;扩展开来,什么人类社会啊,国家政治啊,民族风俗啊,乃至地球的存在,宇宙的诞生,都是一堆随机独立事件的集合而已哈

投机和投资如何区分,投机抑或是投资是如何诞生的?

我一直对投机和投资如何区分抱有非常大的疑问。

比如巴菲特,大家都承认他是古往今来伟大的投资家。也有不少人觉得你就是持有资本,什么生产性的活动也不干,就是买卖公司和资产,然后投机成为巨富,大家对这种人总抱有敌视的态度,当然股民亦如是。

社会财富的积累其实取决于交易,而不是生产;这个看似违反直觉的结论已经被奥派经济学阐述了无数遍了,在此不赘言。

我关心的是,谁能保证巴菲特不是那个一直赢的幸运赌徒呢?他不过是特别特别幸运而已,毕竟,从概率上讲,整个人类社会,出现几个赌运特别好,一直赢到死的人也不是不可能。

关于这个问题,我想又可以写一篇洋洋洒洒的无聊论文,不过先打住,我们看看巴菲特是如何看待自己的交易策略的:

巴菲特本人作为靠资本获利的人,其实非常非常看空黄金等贵金属,还有他对大多数金融衍生品嗤之以鼻,看看他的说法:

第二类投资包括的资产是指那些实际不产生任何收益,但买家在认为其他人未来会为此支付更高的价格的期望下所购买的资产,这些买家也清楚这些资产永远不具有生产性。17世纪的郁金香就是此类买家的最爱

这类投资要求有足够容量的买家市场,而这些买家受到诱惑是因为他们相信这一购买市场将持续扩大。持有者并非被这些资产的生产力所激励,这些资产永远不会生产,而是坚信他们在未来会对其更渴望。这一类别最主要的资产就是黄金,后者是对其他所有资产(尤其是货币)恐惧的投资者的最爱。然而黄金有两个显著的缺点,用途不广且不具有生产性。确实,黄金有一些工业和装饰的用途,但此类用途的需求优先,且不足以吸收新的产量。同时,如果你一直持有一盎司黄金,到最后你将仍然只拥有一盎司

今天,全球黄金储量约17万公吨。假如把它们熔铸成一个每面约68英尺的立方体。(设想它可以轻轻松松地放在一个棒球内场。)如果每盎司黄金价格1750美元,也就是我写下这些内容时的金价,这个立方体的价值大约9.6万亿美元。我们称它立方体A。

然后来创造一个和立方体A价格相同的立方体B。为此,我们要买下美国所有的耕地(4亿英亩,年产值2000亿美元),以及16家埃克森美孚公司(全球利润最高的公司,年利润超过400亿美元)。买下这些以后,我们还有1万亿美元可以用来零花。你能想象到,一个9.6万亿美元在手的投资者会选立方体A还是立方体B?

我自己最青睐的——你知道,就要讲到了——是我们的第三类资产:投资于有生产力的资产,无论是企业、农场,还是房地产。在理想的情况下,这些资产应该能在通胀时期让产出保持自身的购买力价值,同时只需要尽可能最少的新增资本投入。农场、房地产和可口可乐、IBM这样的很多企业,以及我们自己的See’s Candy(译注:逾90年历史的美国老牌糖果与巧克力食品公司)都能满足这双重考验。其他特定的公司——比如我们那些受管制的公共事业公司——都不能通过上述考验,因为它们在通胀的环境下需要大量资本。为了增加收益,它们的所有者必须增加投资。即便如此,第三类投资也仍会超越毫无生产力和以货币为基础的资产

这段话毫无疑问的说明了,巴菲特将黄金、钻石或者诸如此类的数字货币都看成是郁金香的一种而已

其实挺好玩的,一个靠交易积累财富的人,最看重的是生产。

思维锻炼一下,考虑一下交易的起源。

农耕时代,消费和投资肯定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你有一个梨子,我有一个苹果,各取所需,交换即可。

你有一片土地,我想要共同耕种,一筐苹果+牛羊若干,入伙即可。

后来,两两交换已经不能满足需求,于是有了集市,有了分工,有了商业。

参与这一切的人多了,世界就复杂了起来。

慢慢的,欺诈出现了,法律出现了,警察出现了,集镇出现了,交易所出现了,货币出现了,银行出现了,证券市场出现了,然后更大的欺诈,更多的警察,更完善的法律

更复杂的世界。

发展到今天,所有的制度、市场终究是解决“你有一个梨子,我有一个苹果”资源合理配置的问题。

税收、法律、中间人、券商等等等等不过是损耗,简单问题复杂化后的损耗。

问题是,参与的人越多,原本简单的问题就会越复杂。

最成功的投资,是自己有苹果,没有任何成本损耗的情况下换取了那个梨子。

有几个办法可以降低损耗:

  1. 你有耐心,耐心的等待那个有梨子的人到你家门口。像火车上找座位一样,只要你有耐心,无限的等下去,总会找到位子。

  2. 你找到一个市场,这个市场还停留在农耕时代,还有人拿着梨子等苹果。这个市场必须足够简单,而且发展的时间很短,所以参与的人少。

  3. 你有很多苹果,满世界瞎换,可能换到樱桃,可能换到香蕉,但是概率总会让你拿到梨子的。

1是价值投资,2是天使投资,3是风险投资

人最容易做到的是价值投资,但是人的生命太短,很可能你一生等不到那个梨子。所以敢于拿一生去下注的人很少。巴菲特是那个特别有耐心,运气特别好,用一生去下注并拿到了好几个梨子的人。

人最常做的是风险投资,满世界寻找机会,瞎操作,然后手持一堆的樱桃香蕉就是等不到梨子,然后还是怀着乐观的心态继续瞎操作,总体上来看,这不过是把生命切成一段一段,然后分配到了风险更大的赌博当中。

最后就是你找到了一个足够简单的市场,初期看起来是骗人的,怎么可能在工业时代还有这么傻的市场,他们还刀耕火种,集市上大吆喝来两两交换。你疑惑,你学习,你尝试,最后相信了:这确实是个萌芽市场。 数字货币就是这样的例子。

最后,时刻记住,人的生命中99%的时间是不用去投机的,你只需要做一件事情:

找到那个足够简单的市场,交换,然后不动,耐心,即可。

所谓投资,其实就是和时间的博弈。当你拿出的筹码小于这段时间的价值之时,就是投机。

在你生命中的99%,你总是会面临很多很多的诱惑,诱惑你去投机。

我很悲哀的告诉你,年轻人,最后你总是会输的很惨。

但是人就是这样的傻瓜,明知道前面是深坑,总是想去跳进去,试错。“我是不一样的”。

嗯,投机越年轻越好,因为那时你还输得起。

如果你要投机,年轻人,记住下面几件事情:

  1. 你最后肯定会输的,不过是输的很惨和输的非常非常惨两个结果。可是,谁又能说得清呢?也许人只要活着,面对命运就是注定的输家。

  2. 市场深度要足够,一定要保证流动性

  3. 永远不要与<100单的对手交易

  4. 单笔交易金额一定要设置上限

  5. 要专注,永远不要同时操作>2笔交易

  6. 每次大额交易之前,要用小笔资金做回归测试

  7. 一个公司股权质押的方式融资,杠杆率就会加大,这支股票的风险就会成倍增长

  8. 总投入资金量的占比过大,会使判断力下降;如果你的投入超过总资产的25%,人就会变傻,傻子就会犯错;永远永远不要让自己犯傻

  9. 记住,你很笨,你的优势就是知道你是个笨蛋,知道自己是个笨蛋会让你小心

  10. 想要投机的时候,看看1

最后,读完了整本书,瞻仰了各种策略之后,仔细一看,整本书不过还是那么一句话:“不要投机”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