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ing a Simple Life is a Happy Life

有饭吃,自由自在,就非常开心

巴菲特致股东的信 1957-2018 中英文整理

| Comments

我非常奇怪网上并没有找到一本比较完整的伯克希尔.哈撒韦每年致股东公开信的整理集。

伯克希尔.哈撒韦的官网上只有1977-2018年的的PDF整理,至于中文没有比较权威的翻译,大多是零零碎碎的整理。

巴菲特先生的信徒如此之多,衍生出来的网红书籍数不胜数,为什么没有一部研究伯克希尔.哈撒韦每年致股东公开信的专著呢?期待有人能整理出来。

我花时间整理了网上公开的翻译合集供大家下载:

https://pan.baidu.com/s/1MLVlbasNe7ADHqSOKKtOlg

压缩包中共有:

  1. 巴菲特致股东的信_1957_2018_zh (中文版)

收集了1957-2018年伯克希尔哈维撒每年致股东公开信。

1977年之前的文档残缺不全,有部分直接为英文版没有翻译,1977年之后全翻译,但是资料来源不一,质量良莠不齐

  1. 巴菲特致股东的信_1957_2018_en (英文版)

收集了1957-2018年伯克希尔哈维撒每年致股东公开信英文原版。

其中伯克希尔・哈撒韦的官网上只有1977-2018年的的PDF整理,之前的资料我google而得,不能保证权威和准确性;

  1. zh 文件夹

中文版翻译每年一个pdf文件

  1. en 文件夹

英文版整理:

1977-2018 每年一个pdf文件,此为伯克希尔・哈撒韦的官网版本;

1970-1976 每年一个pdf文件,此为google资料所得,不保证权威性

1957-1970 一个合集pdf文件,是国外经管资料整理所得,不保证权威性

参考资料:

  • 伯克希尔.哈撒韦的官网:

http://www.berkshirehathaway.com/letters/letters.html

  • 伯克希尔.哈撒韦推荐的整理资料图书

Berkshire Hathaway Letters to Shareholders

巴菲特老先生的名言警句(有些实在是太逗了,读起来真像是听相声一样,即使已经了然于心还能把你逗得乐不可支),纯享受:

  • 一个公开的民意测验无法代替思考。

    • A public-opinion poll is no substitute for thought.
  • 你必须独立思考。我常常惊讶于:一些智商极高的人在市场上无意识的跟随大众。我从没通过和别人谈话得到过好的主意。

    • You have to think for yourself. It always amazes me how high-IQ people mindlessly imitate. I never get good ideas talking to other people.
  • 我相信,坦诚的公司的管理层会使投资人受益。那些在公开场所误导别人的CEO最终会在私下里误导自己。

    • We also believe candor benefits us as managers. The CEO who misleads others in public may eventually mislead himself in private.
  • 在你雇用人之前,你需要确认他的三项素质:正直诚实,聪明能干,精力充沛。但是最重要的是正直诚实,因为如果他不正直诚实而又具备了聪明能干和精力充沛,你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 In looking for someone to hire, you look for three qualities: integrity, intelligence, and energy. But the most important is integrity because if they don’t have that, the other two qualities, intelligence and energy, are going to kill you.
  • 与其杀死毒龙,不如避开毒龙。

    • It’s easier to stay out of trouble than it is to get out of trouble.
  • 如果你在小事上无原则,那么大事上一样没有原则。

    • If you let yourself be undisciplined on the small things, you will probably be undisciplined on the large things as well.
  • 和一个道德品质败坏的人,无法完成一桩好交易。

    • You can’t make a good deal with a bad person.
  • 对于企业而言,糟糕的运作加上混乱的管理,结果常常是一笔糊涂帐。

    • The reaction of weak management to weak operations is often weak accounting.
  • 人性的弱点总是充满贪婪、恐惧或者是愚蠢,这是完全可以预测的,但是我们无法预测这种人性弱点的发生顺序。

    • The fact that people are full of greed, fear, or folly is predictable. The sequence is not predictable.
  • 我在历史中学到的唯一东西就是:大众从未从历史中汲取教训。(11月17日名言)

    • What we learn from history is that people don’t learn from history.
  • 永远不要问理发师你是否需要理发。

    • Never ask a barber if you need a haircut.
  • 交易市场就像上帝一样,帮助那些自助者。但是和上帝不同的是,交易市场不会原谅那些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人。

    • The market, like the Lord, helps those who help themselves. But unlike the Lord, the market does not forgive those who know not what they do.
  • 当市场下跌时,你轻易的将好东西打折变卖,但是一旦市场向上,再想买回来,难之又难。

    • You can always juice sales by going down-market, but it’s hard to go back upmarket.
  • 投资人必须谨记,你的投资成绩并非像奥运跳水比赛的方式评分,难度高低并不重要,你正确地投资一家简单易懂而竞争力持续的公司所得到的回报,与你辛苦地分析一家变量不断、复杂难懂的公司可以说是不相上下。

  • 我和查理还没学会如何解决公司的难题,但是我们学会了如何避开难题,我们的成功在于我们集中力量于我们能跨越的一尺栅栏上,而不是发现了跨越七尺栅栏的方法。 

  • 近年来,我的投资重点已经转移。我们不想以最便宜的价格买最糟糕的家具,我们要的是按合理的价格买最好的家具。

  • 几乎在任何领域,专业人员取得的成就明显地高于门外汉。但在金钱的管理上往往并非如此。

  • 不能承受股价下跌50%的人就不应该投资。

  • 在经历25年企业管理与经营各种不同事业的岁月之后,查理跟我还是没能学会如何去解决难题,不过我们倒学会如何去避免他们,在这点我们倒做的相当成功,我们专挑那种一呎的低栏,而避免碰到七呎的跳高。

  • 投资并非一个智商为160的人就一定能击败智商为130的人的游戏。

  • 从不购买价格并不明显低于公司价值的股票。

  • 1986年我的最大的成就就是没有做任何蠢事。诀窍是当没有合适的事情可做时,就什么也不做。(这一条可以想象一个老先生正襟危坐,底下一波信徒洗耳恭听先知的预言,然后老先生朱唇轻启,子曰:”不动。”)

  • 我宁要模糊的正确,也不要精确的错误。

  • 价格是你所付出的,价值是你所得到的。(一天念三遍啊念三遍)

  • 于每一笔投资,你都应当有勇气和信心将你净资产的10%以上投入。

  • 在错误的道路上,奔跑也没有用。

  • 如果你一生中找到三个杰出的企业,你就会变得非常富裕。

  • 控制风险的最好办法是深入思考,而不是投资组合。

    • 巴菲特在2004年伯克夏股东大会上说
  • 我们只是对于估计一小部分股票的内在价值还有点自信,但也只限于一个价值区间,而绝非那些貌似精确实为谬误的数字。价值评估既是艺术,又是科学。

  • 对大多数投资者来说,重要的不是他们知道多少,而是他们能在多大程度上认识到自己不懂什么。

*(有人质疑巴菲特的投资策略只是运气好而已,他讲了一个有关机率的故事回答它们)一群猪共有128000只,分别来自全世界各农场举行丢铜板比赛,投出正面的晋级,投出反面的淘汰,经过九回合后,只剩下250只猪晋级,有人认为那250只猪只是运气好而已。如果你发现晋级的250只猪有200只全是某农场来的,那你就必须问:那个农场喂猪的饲料有没有特别之处?

  • 我对总体经济一窍不通,汇率与利率根本无法预测,好在我在作分析与选择投资标的时根本不去理会它。

  • 利率就像是投资上的地心引力一样。

  • 若有人跟你谈诸如Beta等市场效率理论的东西时,赶快闪人。

  • 投资的密诀在于,看到别人贪心时要感到害怕,看到别人害怕时要变得贪心。

  • 垃圾债券总有一天会变成名符其实的垃圾。

  • 在投资时,我们把自己看成是企业分析师——而不是市场分析师,也不是宏观经济分析师,甚至不是证券分析师。

  • 多样化是无知的保护伞。

  • 如果你对投资略知一二并能了解企业的经营情况,那么选5ー10家价格合理且具长期竞争优势的公司。传统意义上的多元化投资(广义上的活跃证券投资)对你就毫无意义了。

  • 我从事投资时,主要观察一家公司的全貌,而大多数投资人只盯着它的股价。

  • 恐惧和贪婪这两种传染性极强的灾难的偶然爆发会永远在投资界出现。这些流行病的发作时间难以预料,由它们引起的市场精神错乱无论是持续时间还是传染程度同样难以预料。因此我们永远无法预测任何一种灾难的降临或离开,我们的目标应该是适当的:我们只是要在别人贪婪时恐惧,而是别人恐惧时贪婪。

  • 会计报表只是评估企业价值的起点,而非最终的结果。

  • 所谓“市场效率学说”之类的投资教条,不过是为了增加投资的神秘性,好让投资顾问得以从中牟利罢了。

  • “不要把所有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的谬论是错误的,投资应该像马克・吐温建议的“把所有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然后小心地看好它”。

  • 企业主须了解其利益,乃来自于企业内在价值(Intrinsic Value)的成长,而不是其持有股票之短期波动。

  • 以GEICO这个case,乃至于我们所有的投资,我们看的是公司本质的表现而非其股价的表现,如果我们对公司的看法正确,市场终将还它一个公道。

  • 巴菲特说在他四十多年的投资生衙中,只有靠十二个投资决策,造就他今日与众不同的地位。

  • 许多人盲目投资,从某方面来说等于是通宵玩牌,但却从未曾看清楚自己手中的牌。

  • 因为我把自己当成是企业的经营者,所以我成为更优秀的投资人;而因为我把自己当成是投资人,所以我成为更优秀的企业经营者。

  • 没有公式能判定股票的真正价值,唯一方法是彻底了解这家公司。

  • 风险是来自于你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 只有退潮时,你才知道谁是在光着身子游泳。唯有当潮水退去,才知道谁在裸泳。

  • 我想我不会投资黄金,因为我看不出将这种金属从南非的地底挖出,再把它放到福克斯堡的金库中有何意义。

  • 价值投资不能保证我们盈利,但是价值投资给我们提供了走向真正成功的唯一机会。

  • 我承认,我和别人一样有种渴望。渴望干点什么,特别是在无事可干的时候。(巴菲特批评自己在航空业投资的错误时说)

  • 如果你是投资者,你所关注的就是资产——在我们这里是指公司——未来的发展变化。如果你是投机者,你主要预测独立于公司的价格变化。

  • 投资成功与否并非取决于你了解的东西,而在于你能否老老实实地承认你所不知道的东西。投资人并不需要做对很多事情,重要的是不要犯重大的错误。成功的关键是投资者如何把一些平凡的事,做得极不平凡。

  • 用亏损概率乘以可能亏损的数量,再用收益概率乘以可能收益的数量,最后用后者减去前者。这就是我们一直试图做的方法。这个算法并不完美,但事情就这么简单。

  • 如果你给我一把枪,弹膛里一千个甚至一百万个位置,然后你告诉我,里面只有一发子弹,你问我,要花多少钱,才能让我(对准自已)拉动扳机。我是不会去做的。你可以下任何注,即使我赢了,那些钱对我来说也不值一提。如果我输了,那后果是显而易见的。我对这样的游戏没有一点兴趣。可是因为头脑不清楚,总有人犯这样的错……用对你重要的东西去冒险赢得对你并不重要的东西,简直无可理喻,即使你成功的概率是100比1,或1000比1。

价值投资

  • 成功的秘诀有三条:第一,尽量避免风险,保住本金;第二,尽量避免风险,保住本金;第三,坚决牢记第一、第二条。

  • 当我和查尔斯买下一种股票时,我们头脑中既没有考虑到出手的时间也没有考虑过出手的价位。

  • 可口可乐在1890年时整个公司大约值2000美元今天它的市值为500亿美元。如某个人在1890年时买该公司股票时,有人可能会对他说:“我们将会有两次世界大战,会有1907年的大崩盘。是不是最好等一等?”我们不能犯这个错误。

*你要做的事情是按低于企业内在价值的价格购买一家企业的股票,如该企业管理层诚实可靠、有能力,那么你就永远持有这些股票。

  • 不要做低回报率的生意。时间是好生意的朋友,却是坏生意的敌人。如果你陷在糟糕的生意里太久的话,你的结果也一定会糟糕,即使你的买入价很便宜。如果你在一桩好生意里,即使你开始多付了一点额外的成本,如果你做的足够久的话,你的回报一定是可观的。

  • 人们买股票,根据第二天早上股票价格的涨跌,决定他们的投资是否正确,这简直是扯淡。

  • 想要在股市从事波段操作是神做的事,不是人做的事。

  • 人们习惯把每天短线进出股市的投机客称之为投资人,就好像大家把不断发生一夜情的爱情骗子当成浪漫情人一样。

  • 如果能从历史推测未来,那么最富有的人都是图书管理员。

  • 短期股市的预测是毒药,应该把它摆在最安全的地方,远离儿童以及那些在股市中的行为像小孩般幼稚的投资人。

  • 我们偏爱的持股期限是永远。

  • 你不会每年都更换房子、孩子和老婆。为什么要卖出公司(股票)呢?

  • 短线投机等于就即将发生的事情进行赌博。如果你运用大量的资金进行短线投机,有可能血本无归。

  • 希望你不要认为自己拥有的股票仅仅是一纸价格每天都在变动的凭证,而且一旦某种经济事件或政治事件使你紧张不安就会成为你抛售的候选对象。相反,我希望你将自己想象成为公司的所有者之一,对这家企业你愿意无限期的投资,就像你与家庭中的其他成员合伙拥有的一个农场或一套公寓。

  • 如果我们有坚定的长期投资期望,那么短期的价格波动对我们来说就毫无意义,除非它们能够让我们有机会以更便宜的价格增加股份。

  • 必须要忍受偏离你的指导方针的诱惑:如果你不愿意拥有一家公司十年,那就不要考虑拥有它十分钟。

行业与公司

  • 你应该选择投资一些连笨蛋都会经营的企业,因为总有一天这些企业会落入笨蛋的手中。

  • 当一个经历辉煌的经营阶层遇到一个逐渐没落的夕阳工业,往往是后者占了上风。

  • 所谓有“转机”的公司,最后很少有成功的案例,与其把时间和精力花在购买价廉的烂公司上,还不如以公道的价格投资一些物美的企业。

  • 经验显示,能够创造盈余新高的企业,现在做生意的方式通常与其五年前甚至十年前没有多大的差异。

  • 我们判断一家公司经营的好坏,取决于其净资产收益率(排除不当的财务杠杆或会计做帐),而非每股收益的成长与否,因为即使把钱固定存在银行不动,也能达到象后者一样的目的。

*(巴菲特反对股票分割配股,他甚至半开玩笑地在朋友的生日贺卡上写到)祝你活到伯克希尔分割股票之时。

*(在购并国际乳品公司时巴菲特说到)我们把钱摆在吃得到的地方。

*(巴菲特在1985年结束伯克希尔纺织部门营运时,解释道)一只能数到十的马是只了不起的马,却不是了不起的数学家,同样的一家能够合理运用资金的纺织公司是一家了不起的纺织公司,但却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企业。

  • 如果我们雇用一堆比我们矮小的人,那么我们会变成一堆侏儒,但相反地若我们雇用一堆比我们高大的人,那么我们终将变成一群巨人。

  • 寻找超级明星——给我们提供了走向成功的唯一机会。

  • 一个二流的企业最有可能仍旧是二流的企业,而投资人的结果也可能是二流的。

  • 我们的投资方式只是与我们的个性及我们想要的生活方式相适应,为了这个原因,我们宁愿与我们非常喜欢与敬重的人联手获得回报X,也不愿意通过那些令人乏味或讨厌的人改变这些关系而实现110%的X。

  • 我们的目标是使我们持股合伙人的利润来自于公司,而不是其他共有者的愚蠢行为。

  • 对于购并的对象,我们偏爱那些会“产生现金”而非“消化现金”的公司。

  • 与这群“乐在其中”并以像老板一样心态经营公司的专业经理人在一起工作真是一种享受。

  • 依我们过去的经验显示,要“找到”一家好的保险公司并不容易,但要“创立”一家更难。

  • 如何去维护股东最大的权益,不仅是监督一家企业最重要的项目,也是一个理想的管理团队首要之考量。

  • 喜斯糖果会让吉列公司旗下的欧乐B牙刷销路更好。

  • 创造营业收益所需的时间,通常不大可能与行星绕太阳一周的时间相吻合。

  • 一份强势报纸的经济实力是无与伦比的,也是世上最强势的经济力量之一。

  • 一家典型的报社可将旗下发行报纸售价调高一倍,而仍保有百分之九十的读者。

  • 所谓的消费者特许权是指大家偏爱而愿意付额外的代价购买某个牌子的产品。

  • 如果你给我一千亿美金要我把可口可乐打倒,即使我的心可能会很痛,我还是会将钱原封不动的退还。

  • 可口可乐与吉列刮胡刀是世界上最好的两家公司。

  • 评估一个人时,你必须看准其三项特质:正直、智力与活力,若缺乏第一项,后面两项可能会把你害惨。

*(对于联邦住宅抵押贷款公司Freddie Mac的看法)双独占仅次于垄断。

  • 你能对一条鱼解释在陆上行走的滋味吗?在陆地上生活一天的真实感觉,胜过以言语解释它一千年,而实地亲身去经营企业也是如此。

  • 所谓拥有特许权的事业,是指那些可以轻易提高价格,且只需额外多投入一些资金,便可增加销售量与市场占有率的企业。

  • 香烟是一个相当理想的行业,制造成本只要一分钱,但售价却高达一块钱,消费者会上瘾,而且忠诚度非常的高。

  • 有的企业有高耸的护城河,里头还有凶猛的鳄鱼、海盗与鲨鱼守护着,这才是你应该投资的公司。

*(对于员工认股选择权的滥用,巴菲特相当不能认同,他说:)如果选择权不是对员工的一种报酬,那它算是什么? 如果报酬不算是一种费用,那它又是什么? 如果费用不列入损益表中,那它又应该摆在那里? 不投资科技股绝对不是迷信不迷信的问题。

  • 我们充分了解科技为整个社会所带来的便利与改变,只是没有人能预测往后十年这些科技公司会变怎样,我常跟比尔盖兹及安迪葛洛夫在一起,他们也不敢保证。

  • 经验表明,经营盈利能力最好的企业,经常是那些现在的经营方式与5年前甚至10年前几乎完全相同的企业。而一家公司如果经常发生重大变化,就是可能会因此经常遭受重大失误。推而广之,在一块总是动荡不安的经济土地之上,是不太可能建造一座固若金汤的城堡似的经济特许权,而这样的经济特许权正是企业持续取得超额利润的关键所在。

  • 良好的管理记录与其说是你很有效率,倒不如说是因为你上了哪条船。当有着辉煌名声的管理人员要去对付前程黯淡、管理混乱、声名狼藉的公司时,不变的只会是公司的名声。如果你发现自己在一艘长期漏水的船上,那么造一艘新船要比补漏洞有效得多。优秀的骑士会在好马,而不是衰弱的老马上充分发挥。我对此事的观点从未改变。

安全边际

  • 架设桥梁时,你坚持载重量为3万磅,但你只准许1万磅的卡车穿梭其间。相同的原则也适用于投资领域。——格雷厄姆-多德都市的超级投资者们-巴菲特1984哥伦比亚大学的演讲

  • 投资成功的关键是在一家好公司的市场价格相对于它的内在商业价值大打折扣时买入其股份。内在价值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它为评估投资和企业的相对吸引力提供了唯一的逻辑手段。内在价值的定义很简单:它是一家企业在其余下的寿命史中可以产生的现金的折现值。

  • 我认为投资专业的学生只需要两门教授得当的课堂:如何评估一家公司,以及如何考虑市场价格。

市场

  • 在市场贪婪时恐惧,在市场恐惧时贪婪

  • 每一个泡沫都有一根针在等着。当两者最终相遇,新一波的投资者会学到华尔街一条古老的教训:当投机看起来轻而易举的时候最危险。

  • (对于完全市场效率学说巴菲特完全不能认同,他反而感谢那些相信这种鬼话的机构投资人,让他能够占尽便宜,他说)我们实在欠提出这种理论的学者太多了,就好比当我们在参加桥牌、西洋棋或是选股等斗智的竞赛中,对手却被教练告知思考是白费力气的一件事。

  • 市场先生是你的仆人,而不是你的向导。

  • 如果任何一个人准备去做任何一件蠢事的时候,股市在那里,仅仅是作一个参考值而存在。当我们投资于股票的时候,我们也是投资于商业。

  • 对我来说,股市是根本不存在的。要说其存在,那也只是一个让某些人出丑的地方。

  • 如果你不能确定你远比“市场先生”更加了解你的公司并能够正确估价,那么你就不能参加游戏。就像他们在纸牌游戏中说的那样,“如果你不能玩上30分钟,而且不知道谁是替死鬼,那么你就是替死鬼。”

  • 我从未指望在股市中赚钱。我会设想股市在隔天关闭而在5年后开市。

  • 相信有效市场投资就好比在打桥牌时认为不需看牌一样……如果市场总是有效率的,我将会流落街头,沿街乞讨。

  • 我们一直觉得股市预测的惟一价值在于让算命先生过得体面一点。

  • 我们欢迎市场下跌,因为它使我们能以新的、令人感到恐慌的便宜价格拣到更多的股票。

  • 投资者应考虑企业的长期发展,而不是股票市场的短期前景。价格最终将取决于未来的收益.在投资过程中如同棒球运动中那样,要想让记分牌不断翻滚,你就必须盯着球场而不是记分牌。

  • 我不认为包含我自己本身在内能够“成功”地预测股市短期间的波动。

  • 被网络公司引诱的投资人就好像参加舞会的灰姑娘一样,没有在午夜的期限之前赶紧离开,结果漂亮的马车又变回南瓜。不过最大的问题在于,这场舞会上的时钟并没有指针。

  • 依我们过去的经验显示,从公开市场所买进部份股权的价格远比整笔购并所谈的价格要低的许多。

  • 我们从未想到要预估股市未来的走势。

*(当1988年波克夏股票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时,巴菲特半开玩笑地对经纪商说)假如你从今天起在两年内能成交一笔伯克希尔的股票,你就算是成功了。

  • 买股票时,应该假设明天开始股市要休市3ー5年。

  • 当一些大企业暂时出现危机或股市下跌,出现有利可图的交易价格时,应该毫不犹豫买进它们的股票。

伯克希尔

  • 我非常热爱我的工作,每天早上去上班时,都会觉得自己好像是要到西斯汀教堂作壁画一样。(注:米开朗基罗名画“最后的审判”完成处)

  • 我们的集团总部占地仅1,500平方呎,(约合42坪左右)总共只有十二人,刚好可以组一只篮球队。(波克夏目前有16.8个人,一个兼职会计每周工作四天)

  • 伯克希尔有两种低成本且无风险的资金来源:应付所得税与保险浮存金。

  • 尽管我们的组织登记为公司,但我们是以合伙的心态来经营。

  • 一般共同基金的管理费用是百分之一点二五,我们则只有万分之五。

  • 四十五年前我看到机会却没什么钱,四十五年后我有钱却找不到机会。

  • 我们自给自足。

  • (巴菲特在1985年结束波克夏纺织部门营运时,曾解释道)我们不会因为想要将企业的获利数字增加一个百分点,便结束比较不赚钱的事业,但同时我们也觉得只因公司非常赚钱便无条件去支持一项完全不具前景的投资的作法不太妥当,亚当史密斯一定不赞同我第一项的看法,而卡尔马克斯却又会反对我第二项见解,而采行中庸之道是惟一能让我感到安心的作法。

  • 在伯克希尔我们不用去告诉一个打击率四成的选手如何挥棒。

  • (对于购并所需资金,伯克希尔随时作好万全准备,巴菲特说)如果你想要打中罕见且移动迅速的大象,那么你应该随时把枪带在身上。

  • 伯克希尔就像是商业界的大都会美术馆,我们偏爱收集当代最伟大的企业。

其他

  • 信誉可能需要花一辈子的时间才能建立,但只要五分钟便足以摧毁之。

  • 桥牌是最好的脑力运动,你每十分钟就会看到新局面,在股市同样是运用理性来作决定,桥牌就是一种权衡盈亏比率的游戏。

  • 裹着神秘面纱的投资技巧显然对投资建议提供者有利。毕竟,庸医仅凭建议你“吃两片阿斯匹林”就攫取了多少名声和财富。

  • 从预言中你可以得知许多预言家的信息,但对未来却一无所获。(11月21日名言)

  • 华尔街是惟一的坐劳斯·莱斯的人向那些乘坐地铁的人征询意见的地方。

  • (虽然许多人包括华尔街人士,都密切注意巴菲特的一举一动,但他自己却谦逊地说)我曾刻意地注意自己的”一举一动”,不过实在是不怎么样。

  • (有人问巴菲特预计什么时后要退休,他回答)大约在我死后五到十年左右。

  • (有人问巴菲特死后,其所投资的公司会有什么影响,他回答)可口可乐短期间的销售量可能会爆增,因为我打算在陪葬的飞机里塞满可口可乐。

  • (对于伯克希尔惟一的奢侈品ー个人专机无议号,巴菲特说)只要我一死,伯克希尔的账面盈余立刻可增加一百万,因为查理无视于我希望与之同葬的心愿,隔天一定马上把飞机处理掉。

  • 有生之年我都会继续经营伯克希尔,之后我可能会透过降神会工作。

  • (在购并General RE公司后,卖掉其所持有获利不菲价值四十六亿美金的美国零息公债后,债券仍持续大涨时,巴菲特淡淡地表示)我们投入的早,不过卖得更早了一点。

  • (有一回巴菲特在地上看到一毛钱,他弯下腰拾起这枚硬币,当时所有在场的人都惊讶不已,只见他说)这是另一个十亿美元的开始。

  • (一位哥伦比亚大学的学生问到巴菲特关于投资美国航空的原因,他说)对啊!我的心理医生也问我相同的问题。

  • (在成功撮合首都公司与ABC合并后,巴菲特说)我担心恩师葛拉汉会从棺材里爬出来为我这一投资计划喝采。

  • (1950年代巴菲特花了一百五十元去上卡内基课程,他说这么做)不是为了让我在演讲时膝盖不会发抖,而是要学会如何在膝盖发抖时,还能继续演讲。

  • 人,聪明才智其实差不多,重要的是,你能不能把你要做的目标,化身成你每天做它的习惯。

  • 不要用信用卡。要对自己投资。

  • 不是钱造人,而是人造钱。

  • 过自己的生活,越简单越好。

  • 别追求名牌,只穿让自己感觉舒服的衣服。

  • 别把钱浪费在不必要的事物上,要花在真正需要的地方。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