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ing a Simple Life is a Happy Life

有饭吃,自由自在,就非常开心

The History of X86

| Comments

我们平时老看到X86指令集, X86架构等等词汇,很容易就猜到这个86来源于Intel那款名动天下的处理器—8086,那么8086的名字又是怎么来的呢?

The Minimum Fee of Bitcoin Transaction

| Comments

昨天看到地球人都知道的1号地址转了0.00000555个币进来,也不知道是谁在做测试,恶作剧心起,遂想要转掉这点娱乐币。

默认Bitcoin Core 0.15之后的客户端貌似都不能调节transaction fee大小了,老实说,自从Segwit升级完毕之后,我很少用core钱包了。这次没办法,为了构造一笔最小手续费用的交易,采取如下动作:

为什么不用MAC地址来定位机器

| Comments

在知乎看到了这个问题,MAC地址48Bit, IP地址32Bit,完全可以用MAC划分出一个段来作为IP的映射,或者干脆不用IP了,有啥不可以呢?

我觉得问题挺有意思的。我推测了一下。

这纯粹是一个历史演变:

10Base 以太网[Ethernet Version 2(EV2)] 是由施乐公司出去的人发明的,后来以太网被市场承认了就纳入IEEE802标准,这是20世纪80年代的事情,那个时候就已经定义MAC地址了。

TCP/IP虽然最初是在1983年提出的,但是发展还是在1990年之后;另外TCP/IP也不是一个协议,而是一组协议簇,像ARP之类的和MAC地址相关的协议,很明显的,是在已有的硬件基础上开发的。

所以结论很明显,在早期只有局域网的时代,诞生了MAC地址这种硬件地址规定;后来联网机器越来越多,TCP/IP 成为主流联网协议,但是它的年龄和MAC地址是差不多的,也不可能再重新搞,为了适配现有的局域网模式,开发了ARP等协议;

计算机很多问题都是工程问题、商业问题,并不是技术完美就通吃天下,很多东西都是历史积淀、为了兼容现有系统而发展出来的。

真的存在独立随机事件吗

| Comments

比特币的block hash value一般被认为是一个真随机值,也被各种dice机制用来做seed.

但是我老是在想:世界上存在真正的随机吗?或者再进一步,存在真正的随机+独立事件吗?

非烫即屯

| Comments

好久没有打开过VC++了,今天为了修改一个远古控件打开了久违的VC++,DEBUG模式下又看到了久违的”烫烫烫烫烫”~~~~

史上最可怕的赌局FOMO3D(4)

| Comments

呵呵,FOMO3D 第一轮今天结束了,奖金10469ETH。

惊奇的是最后的幸运儿并没有买断最近的块或是依赖DDOS获胜,他纯粹是涓滴投注的策略流获胜。

但是打包这笔交易的区块非常可疑,这个区块中貌似只有一笔交易是发送给FOMO 3D long的,也不能排除是矿工玩这个游戏只打包自己的投注的可能性。

这个块是鱼池打包的,鱼池一直是以太坊的算力霸主。

如果真的是鱼池获胜的话,也说明即使是以太坊,大矿池在没有监管,垄断算力的情况下,做任何事情都有巨大的优势。虽然我一直觉得POW优于POS,但是现在我认为V神的顾虑有道理,我也希望能尽快看到以太坊切换到DPOS之后的运行状况。

总之,最后并没有出现全部算力涌出竞争最后几个块的局面,没有黑天鹅的黑天鹅。

这证明了P3D 以及衍生的FOMO3D的玩家其实还不多,即使已经吸纳了近100,000个ETH,还只是一个小众游戏。

很快FOMO3D就会沦为一个平庸的庞氏骗局Game Over。但是P3D最终会怎样呢?

我认为会有一个沉寂期,然后在一个意想不到的时机又吸引一波赌徒入场。

PS:加一个技术流分析:智能合约游戏之殇——类 Fomo3D 攻击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