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ing a Simple Life is a Happy Life

有饭吃,自由自在,就非常开心

用wireshark分析网络

| Comments

这两天看了两本有意思的书,《Wireshark网络分析就这么简单》《wireshark网络分析的艺术》

之前工作中就常常用到这个软件,好多时候总是感叹这个软件实在太NB了,这本书作者也是个实战派,采用种种案例展示了如何用Wireshark探索网络现象,实在是很迷人。

开篇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小问题,我思考了一下,觉得很容易作为网络理解的小case用在课堂ABC上,记录一下。

The History of X86

| Comments

我们平时老看到X86指令集, X86架构等等词汇,很容易就猜到这个86来源于Intel那款名动天下的处理器—8086,那么8086的名字又是怎么来的呢?

The Minimum Fee of Bitcoin Transaction

| Comments

昨天看到地球人都知道的1号地址转了0.00000555个币进来,也不知道是谁在做测试,恶作剧心起,遂想要转掉这点娱乐币。

默认Bitcoin Core 0.15之后的客户端貌似都不能调节transaction fee大小了,老实说,自从Segwit升级完毕之后,我很少用core钱包了。这次没办法,为了构造一笔最小手续费用的交易,采取如下动作:

为什么不用MAC地址来定位机器

| Comments

在知乎看到了这个问题,MAC地址48Bit, IP地址32Bit,完全可以用MAC划分出一个段来作为IP的映射,或者干脆不用IP了,有啥不可以呢?

我觉得问题挺有意思的。我推测了一下。

这纯粹是一个历史演变:

10Base 以太网[Ethernet Version 2(EV2)] 是由施乐公司出去的人发明的,后来以太网被市场承认了就纳入IEEE802标准,这是20世纪80年代的事情,那个时候就已经定义MAC地址了。

TCP/IP虽然最初是在1983年提出的,但是发展还是在1990年之后;另外TCP/IP也不是一个协议,而是一组协议簇,像ARP之类的和MAC地址相关的协议,很明显的,是在已有的硬件基础上开发的。

所以结论很明显,在早期只有局域网的时代,诞生了MAC地址这种硬件地址规定;后来联网机器越来越多,TCP/IP 成为主流联网协议,但是它的年龄和MAC地址是差不多的,也不可能再重新搞,为了适配现有的局域网模式,开发了ARP等协议;

计算机很多问题都是工程问题、商业问题,并不是技术完美就通吃天下,很多东西都是历史积淀、为了兼容现有系统而发展出来的。

真的存在独立随机事件吗

| Comments

比特币的block hash value一般被认为是一个真随机值,也被各种dice机制用来做seed.

但是我老是在想:世界上存在真正的随机吗?或者再进一步,存在真正的随机+独立事件吗?